尾声(1 / 2)

“哎哎,你们等我喝口水啊,局子里审犯人也得给口水喝吧?”面对周围一圈人的逼问,老赵不慌不忙地从茶几上端起水杯,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,然后长舒了一口气,用力拍着大腿,“可他妈的累死我了,总算搞成了,不枉我费尽心机啊,你们知道我跑了多少路,找了多少人,吃了多少闭门羹,磕了多少头,动用了多少关系吗?”

“这些我们不关心,我只想知道你究竟干了什么。”王宁说。

“说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!”白震义正辞严。

“什么态度……”赵博文白眼一翻,“你们都得感谢我,知道么?要不是我拼命推进,这事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,八院那边的人要恨死我,因为我他们加了一个礼拜的班……来,鼓掌!都给我鼓掌!掌声不热烈我就不说。”

王宁白震白杨他们只好鼓起掌来。

“再热烈一点!再热烈一点!”

其他人把手都拍红了,赵博文还不满意,老白火了,“你个屌人,你有完没完?”

“哎哎注意素质,孩子面前怎么能说脏话呢?”赵博文往后一倒,瘫在沙发上,悠悠地说,“我其实就只做了一件事,给那小姑娘放烟花。”

“接着说。”

“杨杨,你还记得我们之前讨论过的时光慢递三定律吗?”赵博文目光落在白杨身上,后者一愣,点点头。

“记得。”

“时间慢递三定律,总结起来,究其根本,就是要削弱目的性,对吧?把目的性极大削弱,就能骗过大过滤器。”赵博文解释,“但这种说法太模糊,只有参考价值,没有实际用处,所以那天回去之后,我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我希望找到一种数学方法能描述这种机制,后来我去拜访了一些老朋友,和他们讨论这个问题,最后我们得出来一个模型,一个公式,模型很复杂,是上海交大的超算帮忙构建的,在模型里有三个最重要的参数,一个是关联性,一个是时间距离,一个是空间距离,如果我们把它画成一个简单的坐标系……”

赵博文直起身子,拿起茶几上的笔,在一张草稿纸上画下直角坐标系,横轴是L,代表空间距离,纵轴是T,代表时间距离,与原点的距离代表关联性。

“我们模拟构建了很多很多场景,用卷积神经网络来学习,方法很简单粗暴,但是很有效,AI的判断速度比人脑快很多。”

赵博文开始在坐标系上打点,然后把草稿纸扶正给周围人看,他在坐标系的第一象限里均匀打了密密麻麻的小点。

“每一个点都是一个场景,一次事件,一次实验,它们是离散的,互相之间没有关系。”

“我们把它们全部输入模型进行运算,进行第一次筛选,这次筛选的标准是时光慢递能否通过大过滤器,第一次筛选的结果是这样的。”

赵博文在坐标系内画了一条对角线,从纵轴的高点划向横轴的远点。

“这条线以下的部分全部失败,它们与原点的关联性过强,目的性太强,会被过滤器捕捉到,只有这条线以上的部分,距离原点足够远,才能逃离过滤器。”

“距离原点越远的事件,与原点的关联性越低,关联性越低,目的性也就越低。”赵博文解释,“这符合我们人类的直觉对吧?离你越远的东西,与你发生关联的可能性就越低,银河系边缘一颗超新星爆发,与此刻在座的诸位不会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所以这个问题的最优解是原点对角的那个点?”白杨问,“那个点无论在空间上还是时间上都是最远的,那么它的目的性是最弱的。”

“错,接下来我们要进行第二次筛选。”

赵博文摆摆手,再次在坐标系上画了一条线,与第一条线非常接近,互相平行。

“这次筛选的目标是能否时光慢递能否收回,注意第二条线,高于这条线以上的部分,虽然可以逃过大过滤器,但都由于关联性太弱,会遗失在茫茫世界里,永远都找不回来。”赵博文解释,一边在两条线之间的部分用笔涂上阴影,“最终结果是两条直线之间一个非常非常狭窄的区间,低于下限会被过滤器发现,高于上限会遗失散落,表现在数学上,就是两个阈值,一个是1.256748931,一个是1.256748932,它们只在小数点后第九位有区别,只有在它们之间才有成功的最大概率。”

白杨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
“没太懂。”白震说。

“没关系,我也没太懂。”赵博文说,“这是AI给的结果,人脑不能理解电脑的脑回路是正常的,我们只能输入和调参,至于输出什么全看它们的心情。”

“在这个非常狭窄的区间里,我们得到了三个事件。”老赵用笔尖戳了戳纸面上那道阴影带,“只有一个事件与我们的情况比较相近,在这次实验里,AI设置了这样一个场景,时间间隔二十年,空间距离七千万公里。”

“这就是你计划的原型?”王宁问。

“是的,我立马就去寻找可以飞到七千万公里之外的方法,所以第一站赶往八院。”赵博文点点头,“在这期间杨杨给我传递的情报起了很大的作用,让我们对黑月的影响有了一个模糊的认识和预估,八院内部讨论了很长时间,谁也无法确认黑月对地球轨道上的航天器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,我们只能做最坏的打算,认为黑月降临会毁灭近地轨道、同步轨道上乃至月球轨道上的所有航天器……所以我们做了一个疯狂的计划。”

赵博文“啪!”一下把笔拍在茶几上。

“让它飞往四亿公里之外。”老赵此刻豪气干云,“去火星!”

老白老王和白杨都被震住了。

“牛……牛逼。”王宁说。

“但是时间紧急,我们没有足够时间再准备一枚长征五号,只能就地取材,我们盯上了最近要执行商业发射的一枚火箭,一枚长征六号,给一家国内企业打遥测卫星,卫星名字叫宁夏一号。”赵博文说,“我们把它给截胡了。”

“截……截胡了?”

“我们把这枚火箭紧急征用,换上我们自己的载荷,五院要气死。”赵博文说,“载荷设计非常简单,甚至可以说简陋,它不承担任何科研观测工作,唯一的任务就是一场绚烂的死亡,它要花二十年时间造访火星,然后在2040年11月15日零点准时再入地球大气,在南京市上空轰轰烈烈地坠毁。”

“长征六号推力太弱,所以我们给它装上目前最强大的电推,它可以自己慢慢变轨前往火星,反正我们不赶时间,它有足足十年时间可以飞抵火星,又有十年时间飞回来,上面搭载有一台非常精确的时钟,从它发射就开始计时,直到二十年后的11月15日零点准时进入大气。”赵博文接着说,“给那个姑娘放一场史无前例的烟花。”

“五颜六色的流星你们是怎么办到的?”白杨问。

“简单,和烟花一样,焰色反应。”赵博文嘿嘿一笑,“说起这个东西我们还真花了不少脑筋,怎么让它绽放时最好看,研究了许久,决定用不同材质的空心金属球,卫星在进入大气时解体,释放金属球和大气高速摩擦,燃烧产生焰色反应,这就是流星,金属球内密封填充惰性燃烧药,它在高温下分解导致球内气压迅速升高,等到球体外壳被烧穿会炸开,就变成烟花了。”

“这么说,你们花了这么长时间,这么多人力物力,就是为了一场烟花?”王宁问。

“是的,我牛逼否?”赵博文问。

“牛逼!”三人异口同声。

“好在现在卫星的模块化设计非常成熟,我们的想法很快就成型了,那颗卫星昨天下午在太原卫星发射中心发射,对外宣传还是说宁夏一号,毕竟这事是保密的。”赵博文说,“为了防止人为干扰,它进入轨道之后就会关闭一切对外通信渠道,我们说话这档口,它应该在千里迢迢奔赴火星的途中了。”

说完,他叹了口气。

“此后二十年,遥遥亿万公里,它只能靠自己了。”

这真是一个大工程。

最新小说: 我是大玩家 重生之我为书狂 续南明 最强女王:早安,修罗殿下 神级大魔头 斗战狂潮 穷尽上苍 侠气逼人 超级足球巨星 开局一个大天使